當世界上大部份的知識,可以透過網際網路獲得更新更快、最多元詳盡的資訊時,孩子們究竟還須背誦些什麼?當未來孩子即將面對氣候變遷、貧富差距的拉大、人工智慧的競爭時,老師、家長到底還能扮演什麼角色,幫助孩子日後有能力突破難關?
 
  「玩轉學校Pley School」中的Pley,本身有玩轉教育的意思,也就是「Play+Education」,玩轉教育打破了教與學的疆界,創辦兩年多來,從最初引進全亞洲第一套世界和平遊戲,至今,已從台灣本土文化中發展出屬於在地議題的遊戲,進而實踐將學習自主權還給孩子的初衷。
 
  玩轉學校創辦人林哲宇說:「思考如何在課程設計上,引發孩子的學習動機,帶領並鼓勵孩子創意表達、主動學習,是教學的首要關鍵。」
 
 
透過遊戲 孩子們成為學習的主人
 
  發明世界和平遊戲的John Hunter於2011年在TED發表演講,啟發了全球無數教育家。「玩轉學校Pley School」創辦人林哲宇和黎孔平當初正是受其感動而創立。透過遊戲,孩子在國際局勢中扮演不同角色,過程中,孩子們必然會經歷到混亂、挫折、無助,並嘗試找到達成世界和平這條唯一出路的解決方案。
 
  置身於遊戲情境中,孩子們學習團隊合作、溝通表達、面對挫折,並試圖解決問題。讓學習的主導權還給孩子,由孩子成為學習的主人,穿著寫上「Ask Me How I Save The World」的T恤,孩子不斷問著、尋找著拯救世界的方法,卻得不到任何標準答案。如果教育的目的是讓孩子擁有學習動機,那麼這場讓孩子們玩到欲罷不能的遊戲,會讓他們回到家後,仍不斷地想持續充實自己,真真實實地取得學習的自發動力。
 
 
縮短城鄉差距 遊戲使孩子們彼此更了解
 
  兩年多來,「玩轉學校Pley School」引發孩子學習動機的初衷,一路堅持沒有改變。這些遊戲經驗在台灣落實、轉化後,新研發出的營隊「末日危機高峰會」、「玩轉319假日學校」更著眼於城鄉差距、在地議題,讓孩子們自己設計一套與自身所在文化相結合的遊戲。
 
  例如:蘭嶼的孩子設計出的遊戲,著眼於傳統文化消逝的問題。花東的孩子則關注到砂石被盜採的議題。更有學校在營隊結束後,將孩子們設計出的遊戲納入學校的特色課程中,「孩子真正成為了自己學習的主人,」林哲宇興奮地說。
 
  除此之外,面對貧富差距逐漸拉大的趨勢,如何讓來自不同城鄉的孩子彼此理解,讓都市的孩子對鄉村的印象不只是停留在豐年祭等觀光表象,則顯得意義非凡。農村孩子的自由、熱情,受到大自然環境滋養所長成的性格、姿態,在都市孩子們心中都會埋下種子。唯有相互理解、同理,才有機會促成台灣未來政策、制度走向更公平、正義的方向前進。
 
 
  透過一場遊戲,啟發著孩子們獨立思考、溝通協調、國際觀、領導力、挫折管理、 創造力、問題解決等關鍵能力。如果台灣教育需要翻轉,是大家的共識,那麼「玩轉學校Pley School」似乎已點亮了一條實踐之路。
 
 
保德信國際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台北市松山區10570南京東路5段161號10樓 客戶服務專線:0800-015-000
2017保德信國際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建議以Android 4.4以上及ios7以上之Sarfari瀏覽
此網頁及其內容係提供台灣居民參考。 This website and its contents are for residents in Taiwan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