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navigate_before 財務全規劃

引領人們重返自然 向天地學習生活之道

5月底,位在宜蘭三星鄉的「野菜學校」開學了!在這所學校,不管年齡大小,不需要背誦任何文字,一座種植有60多種野菜的農園就是「校園」,「體驗」是唯一的課程。大小學生們穿梭其間,拿著植物圖片找尋、識別野菜,藉由觸摸、觀察、嗅聞,找出了野莧菜、鵲豆、蕺菜、巴蔘、川七、千年芋.……,這些讓人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的植物,或許就是你垂手可得的食物。

 

兩位退休校長陳木城、陳清枝,在宜蘭三星鄉創辦野菜學校,引領人們走向田園,辨識食用野菜,認識土地的美好與價值;近來因為鎖國防疫,不少農業活動嘎然而止,讓全球缺糧危機走向升高趨勢之際,學習到生活環境中的可食用花草,訓練求生能力。

 

退而不休  重新選擇付出方式

發想出「野菜學校」概念的陳木城,擔任新北市貢寮福連國小校長時,首創「潛水畢業典禮」;到了三峽建安國小,結合自然環境,在校園中復育了萬隻螢火蟲,他也是康橋國際學校等實驗學校模式的開創者。

但在50歲那年,他退休了!「當了30年教職覺得可以了,不想一生單一職業,希望人生豐富些」,陳木城認為「退休」二字:「不是退貨、不是退化、不是停止工作,而是重新選擇付出的方式」。他婉拒擔任私校校長的邀請,繼續發揮自己的專長,無償協助教育部環境教育、閱讀計畫、特色學校計畫等等規劃及推動;也投入生態教育工作,參與成立台灣第一個生態環境教育中心以及擔任生態教育農場總經理;也協助推動科技教育,目標是將台灣的科技教育模式帶向國際。

陳木城(圖左)與陳清枝(圖右)攜手催生野菜學校,兩位希望找回可食用的野菜水果,讓人們認識土地的價值與美好。

退休之後,陳木城開始做自己想做的事,唯一不變的是,他運用自己的專業在不同的領域推動的還是「教育」。他說:「有本事的人,退休以後還可以做很多事」,成立了台灣教育退休人員協會,吸納有音樂、數理、語文………專長的教育人才,繼續貢獻台灣教育。

 

轉化目標  繼續努力教化社會

 

適逢《實驗教育法》通過,陳木城樂見台灣教育創新更具動能。他立刻構想實驗教育的各種可能性,第一個主題雙語數位實驗教育機構在台北市信義區實現了,五月底啟動的「野菜學校」,則是陳木城實驗學校計畫的第二個主題。

 

「野菜」就是可以食用的野草,常見的過貓、川七、龍鬚菜等,都屬野菜,野菜生命力強韌,即使未經刻意培育也能茁壯生長,更富含營養價值;在資源匱乏的年代,也曾是台灣人重要的食物來源。野菜學校園區目前有原民野菜、葉脈野菜、瓜棚教室等區塊,還有生態廁所和堆肥區。校方積極開發、找尋台灣特有種野菜種籽,種植野菜、傳授知識;同時推廣生態農法耕種,實踐友善土地的理想。

 

因應聯合國缺糧預警,陳木城建議超前部署,鼓勵大家在自家陽台、庭院或者政府可釋出公共空間,種水果、種菜。生命力強韌的野菜,採用生物動力自然農法,幾乎無需噴灑農藥就能生長。目前陳木城與野菜學校的志工團隊們已經獲得建立第二校、第三校的資源,未來還要計畫輔導農民契作、引進國際資源,他還規畫出版相關書籍,朝向他自訂的退休文化:從工作轉化為公益,從教育學生進化為教化社會繼續走下去。

 

想要享受豐富多彩的第二人生,「超前部署」是非常重要的。除了平常攝取健康食物,維持良好飲食與運動習慣外,亦不妨定期審視自己的醫療及家庭保障規劃,
降低可能面臨的各種風險,才能維繫幸福圓滿生活,讓退休後的自己也能擁有暢快又有尊嚴的第二人生。

navigate_next 品味生活